笔趣阁 > 医品田园 > 第四百七十五章 陆丰的信
    林淼这边和秦潼说完话,视线一转就看到了秦达恒那略带光芒的眼神。

    像是很欣赏她。

    虽然她对秦达恒不了解,但是也知道这绝对不是单纯的欣赏。

    他在打什么主意?

    林淼嘴角勾了勾,眼里笑意荡漾开,扬声道:“秦大人,你考虑好了吗?药是要不要?”

    “要要要…”

    “那钱…”

    “给给给,你说多少就多少。”反正现在给出去了,以后也还是会回来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林淼收了钱嘱咐了几句之后带着叶青和谢浩南离开了人群。

    三人上了马车,叶青闷声道:“姑娘,那秦家老爷他病死了不是更好,你费事救他做什么?”

    救他做什么?救人需要理由吗?

    林淼想了想,看着叶青道:“治病救人是大夫的职责,没见到就算了,见到了,自然要尽力。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这个啊?”叶青皱着眉嘟着嘴一脸的不满。

    林淼笑笑,“当然不止,除开职责,还有钱挣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叶青望着林淼,嘴巴张了张,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,对她来说,敢退她家小姐亲的秦家,死光落魄最好,不过姑娘身为大夫,见死不救传出去也确实不好听。

    从叶青的微表情,林淼看出了她的心理,不过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其实她会出手,除了顺手之外,也考虑到秦达恒怎么说也是明阳郡守,一个有权有势又有钱的人,她们林家人只是明阳郡一个小村落里的小村民,有恩于郡守,让他以为他离不开她的药,总好过让他以为自己快死了,狗急跳墙想办法对付她们家,好让秦潼有机会强。

    两人没有再说话,车厢安静下来,马车踢踏踢踏的走着,很快就传来了小六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姑娘,全记酒楼到了。”

    叶青闻声转身掀开车帘先下了马车,“姑娘…”

    林淼扶着叶青的手也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谢浩南落在最后,来这里几天,这是他第一次出镇上,看着面前有些冷清的酒楼,他背着手道:“小月儿,你不是说这个酒楼极热闹吗?怎么这么冷清?”

    不说还不觉得,一说林淼也觉得奇怪,全记酒楼自从办了厨艺争霸赛之后,那客源简直跟洪水似的,什么时候这么冷清了?

    难道出什么事了?

    “我们进去看看。”她说着抬脚往里走。

    叶青连忙跟上,三人进了酒楼,酒楼小二热情的迎到面前,“林姑娘您来了,我们掌柜的正说要去找您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掌柜的要找我?”林淼目光巡视一圈,酒楼里面也颇冷清,只两三桌客人小声的交谈着,“今日这是怎么了?怎么这么少人?出了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酒楼小二看了眼门口,微笑道:“没出什么事,就是听说陈府门口有官大人在不知道做什么,都去看热闹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古人真无聊……

    林淼汗了一把,张口刚要询问秦掌柜找她什么事,那边楼梯就响起了咚咚咚的脚步声,紧接着就看到秦洪福一脸惊讶的出现在她们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这刚想给姑娘送信去,姑娘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阿九给的信,那肯定轮不到秦洪福给她送,所以…

    “什么信?谁给的信?”林淼问。

    “陆公子给的,姑娘要现在看吗?”

    陆公子?陆丰?林淼眼睛睁大,心脏剧烈的跳了两下,也不想她的信才寄出去没几天不可能这么快有回信,只欣喜的伸出手,“信给我。”

    秦洪福连忙从怀里掏出一张小纸条递过去。

    怀着激动的心情,林淼打开小纸条,小纸条上面的字写得很草,依稀可见:月,吾安,勿念,丰。

    本来是没指望有什么动人的内容,但是看到才这么六个字,林淼还是失落了,非常的失落,眼眶泛起了一点点的红。

    叶青在一旁站着,见她情绪不对,轻声问道:“姑娘,陆公子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说了什么?“说他很好,让我不要想他。”林淼把纸条攥在手心,扯了扯嘴角,“不想就不想,谁稀罕想他。”

    她这样说着视线一转看向秦洪福,“秦掌柜,你们公子呢?我有事找他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信使在小厮的带领下亲手将一封信交给了陈秀玲。

    信上的内容很简单也很直接,让陈秀玲即刻带着陈老夫人前往京师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要这样,信上没说。

    信使自然也不知道,收了赏钱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陈秀玲思索了一会,拿着信来到了陈老夫人的房间。

    看完信的陈老夫人沉默了片刻,把信叠好放在一旁,然后道:“等信到了再做决定。”

    大户人家通信一般都用自家的小厮送信,这种委托信使送的信,十有八九是某种情况下被逼着寄出的,随后肯定会有小厮送来真正的信。

    陈秀玲点头,心里思量开,官场牵一发而动全身,她大伯既然提了这个要求,肯定是有必要的,祖母之前虽然说了不会再去京师,但是为了大伯肯定会妥协…

    这一妥协,那她的婚礼…

    罢了罢了,有得必有失,她都是活过一辈子的人了,还有什么看不开的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陈光宗的信在晚饭后终于到了,厚厚的一叠,诉说了这几年京师发生的各种事,最后才说到他为什么要让已经说了不会再去京师的母亲上京师。

    原来,他被弹劾了,说他不孝,把重病的老母亲扔在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本来这个事也没有证据,陛下现在信任他,他作为一个言官要说清楚很容易。

    可惜就可惜在他有个愚蠢的弟弟,被人利用了,还把派去找虫草的小厮拉出来作证。

    现在连他外祖家都怀疑他是不是隐瞒了他母亲病重的消息。

    所以他希望陈老夫人能出现在众人面前,打破他不孝的传言。

    陈老夫人看到最后,忍不住摇头叹气,“你爹真是…”

    陈秀玲也很无语,她一直知道她爹蠢,没想到这么的蠢,大伯被认定不孝,同样在京师任职的他,难道能脱得了干系?

    他们可是同一个母亲啊!

    “祖母,您打算什么时候出发前往京师?”